嗨氏被判赔千万背后:主播指合约不对等,平台称违约金有警示作用直播圈热点

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文章导读:【嗨氏被判赔千万背后:主播指合约不对等,平台称违约金有警示作用直播圈热点】来源:南方都市报 日前,知名主播嗨氏与前东家虎牙直播之间的跳槽纠纷案二审结果再次点燃了直播圈内针对“主播跳槽”的讨论。根据二审判决,嗨氏...

来源:南方都市报      

  日前,知名主播嗨氏与前东家虎牙直播之间的跳槽纠纷案二审结果再次点燃了直播圈内针对“主播跳槽”的讨论。根据二审判决,嗨氏需要向虎牙直播支付4900万元的巨额违约费。

2017年,以张大仙、嗨氏、韦神等为代表的各大直播平台的头部主播频频传出跳槽消息,他们与平台间的“违约诉讼”也为行业和公众提供了观察案例。平台认为它们从包装、宣传、策划乃至宽带资源等方面为主播投入巨大,主播则认为走红离不开自身的能力,双方自签约起就处于不对等的关系中。

嗨氏上诉被驳回,被判赔4900万

2017年8月,嗨氏在微博宣布将在斗鱼直播开播。随后,原平台虎牙直播发表了一篇关于嗨氏违约的声明和一封律师函,称平台将对其强行违约的行为采用法律手段,追究到底。近半年后,一审判决结果出炉,嗨氏需向虎牙直播支付违约金4900万元。

嗨氏直播画面截图。

在一审过程中,法院认为,虎牙公司与嗨氏先后签订的合作协议书均合法有效。嗨氏利用虎牙直播平台的知名度、客户资源,以及带宽、技术、推广资源,成为国内游戏行业最具知名度的游戏主播之一后,在未通知原平台的情况下,故意违反约定,到与虎牙直播有直接竞争关系的斗鱼直播平台进行直播活动,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针对一审判决结果,嗨氏不服并在上诉时提出,虎牙直播与自己签订《虎牙主播服务协议(预付)》后,未能适当履行义务,导致其无法在虎牙直播上正常进行直播。实质上是虎牙直播违约在先,自己是迫不得已离开虎牙直播,不构成恶意违约。

最终,二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根据合同约定、嗨氏“王者荣耀第一人”的地位和价值、虎牙直播的投入以及因嗨氏违约所遭受的损失等角度分析支持了虎牙直播有关4900万元违约金的主张合理。嗨氏上诉没有提交有效的理据论证4900万元违约金过高,该上诉理由法院予以驳回,维持原判。

针对高额违约金,曾有直播平台在相关诉讼中表示,违约金可以起到补偿和惩罚的作用。如果对违约主播采用较低违约金,无法起到惩罚和警示作用,导致直播平台运营商难以为继。

主播指合约不对等,平台称违约金可起警示作用

嗨氏曾在法庭质证环节中提到,他与虎牙直播签订的《合作协议》是由平台提供的格式版本,由此可见双方缔约地位悬殊,主播在与直播平台的合作关系中是处于劣势地位的。

此前,主播王稳健也向南都记者表达过类似的观点,即部分平台和主播签订的合作协议并不平等。例如,主播在遭遇欠薪问题时,就难以借助与平台签订的合约来维权。“有的平台和主播签订的协议并不平等,我之前咨询过律师被拖欠工资的事情,他说即便打官司胜诉了也未必能拿到钱。平台毕竟是公司,主播还是个人,平台要是钻空子的话也可能被拖到不了了之。”王稳健说。

南都记者在梳理相关案件判决时发现,有主播在跳槽后等到了其两年收入的近二十倍的违约金判决,其认为违约金远高于直播收入的金额有失公平。另有主播在诉讼中表示,平台利用强势地位签订了不平等条约,拖欠薪资的做法也是平台违约的体现。

在平台看来,主播跳槽不但会使平台前期对主播的培养、投入归零,随意跳槽也会影响其他主播对契约精神的理解,最终造成行业的混乱无序。另外,作为互联网企业,投资人会根据直播在线人数和网络流量对其进行估值,再根据估值进行融资。大主播的转移会导致流量减少,从而影响平台的估值融资及成长。

值得关注的是,主播与平台签订的多是《独家合同》,在这当中,主播每月的开播次数、时长、税前收入、其他收益分成等内容都会有明确规定。部分合同会以“一口价”的形式确定违约金额,如一名年薪700万元的主播,合同中标明的违约金高达3000万元。然而,极少数合同会包含“欠薪”事宜的解决办法,如平台未按照合同约定及时足额支付主播报酬及分成,且经过主播书面催告30天仍未付清的,平台同意主播解除合同。

判禁业能否遏制挖人乱象?专家建议落实遏制制度

主播与平台的纠纷中有一项常见的判决,就是一定期限内禁止到到第三方平台展开主播活动。在诉讼和诉前禁令期间,主播还可能被强制停播。

据浙江浙杭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贝赛介绍,学界对于直播行业的竞业限制也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主播跳槽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既然合同已经约定了高昂的违约金,那么适用违约金即可,不应采取竞业限制;另一种观点认为,即使存在违约金,但最后还是转嫁到新平台的挖人成本中,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与商业道德,应当适用竞业限制条款。

主播张大仙直播截图。

“竞业限制确实能起到一定的规范效果,但当前业内对于是否应该对主播适用竞业限制暂无统一定论。就我们平时接触与了解到的情况而言,平台索赔金额的确定,一般是根据平台与主播签订的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价格为准。平台也可以根据实际损失确定赔偿损失金额,但存在一定的举证难度。”贝赛表示,增强整个行业的法律底线意识和职业道德意识,可以用行业规范支持法律规制。“相应的法律规范应该更完善,例如规定类似足球中的转会费,由新平台支付给老平台一定的补偿金;其次还需要落实一系列制度遏制不良现象,如主播黑名单制度。”

“直播行业里有不少环节是需要烧钱的,比如说挖人成本过高。如果有一天大家发现这样烧下去不是办法,可能会出现类似联盟的机制,或者是通过公约来协调。”花椒联合创始人韩三普向南都记者表示,目前各平台已与主播在合同机制上分别做了强化。未来,直播行业高度竞争仍将持续,或会出现“强强联合”的局面。

采写:南都记者 秦楚乔

作者:秦楚乔返回关注,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汽车科技

本文【嗨氏被判赔千万背后:主播指合约不对等,平台称违约金有警示作用直播圈热点】由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http://www.qinminwang.com/guona/2638.html.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