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音乐学院师生创作团队:我们拒绝做《影》的影子影片热点新闻-

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文章导读:【中央音乐学院师生创作团队:我们拒绝做《影》的影子影片热点新闻-】来源:公众号 大学声 本文转载自主要由央音在校生组成的公益平台:央音帮 注:本文由董颖达老师委托本文发布至此。 我们拒绝做《影》的影子 ——对...

来源:公众号 大学声      

本文转载自主要由央音在校生组成的公益平台:央音帮

注:本文由董颖达老师委托本文发布至此。

我们拒绝做《影》的影子

——对近期《影》配乐事件的公开回应

首先要说明这次维权是团队行为,鉴于我是合同主体签约人,才由我当了这个主发声人。

2017年2月我接受张艺谋导演委约对电影《影》进行配乐创作,由于电影的拍摄背景定为三国时期,我于2月底开始陆续集结起了全国最顶尖的演奏家团队和中国古代音乐专家,包括著名古琴演奏家、中国民族管弦器乐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央音乐学院首位古琴博士导师赵家珍教授;著名阮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首位阮博士导师徐阳教授;中国古代音乐史专家、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张伯瑜教授,以及在各种国家级专业比赛上获得金奖、银奖的青年民乐器演奏家们,联合四位专业录音师及一位混音师组成了一个豪华的电影音乐制作阵容。

我带领团队从确定具体乐器,提供形制及式样,交由美术部门制作;到确定音乐风格,从作曲小样到定稿版本;确定音乐表演形式,协助舞蹈老师,协助拍摄团队,协助主要演员孙俪、邓超的具体乐曲演奏方法;音乐小样及定稿音乐的录音及混音,最终把音乐贴到片中交给导演……

我之前在美国养成了工作习惯,给每个影片的音乐创作过程都做了详细的工作笔记及视频记录:

至10月下旬,《影》的全部剧中演员表演所需音乐+后期配乐,电影节版的音乐作曲工作结束,完成的音乐交给后期去做全片混音以供柏林电影节选片专用。11月,制片方和我签订了正式的作曲合同,同时也告知我们影片要赶新年档期,会再请一位音乐人添加一些商业元素。

我本身就是音乐学院教电影音乐的老师,电影史上有太多例子,某个电影由于各种原因由不同作曲各自或者合作完成(如电影《末代皇帝》就是三位作曲家在不同时期各自完成的,由导演贝托鲁奇从中选择组成了最后的配乐,最终奥斯卡奖台上,三位作曲家同获殊荣)。国外只要用了原创音乐,哪怕是一条,一个主题,甚至几个音……就必须署名,这是对原创知识产权的尊重。

(电影《功夫熊猫》双作曲:汉斯·季默与约翰·鲍威尔;电影《云图》三位作曲:Tom Tykwer、Johnny Klimek和Reinhold Heil)

我在2017年7月跟组创作结束后就给制片方提供了全体成员名单: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18年9月,团队的演奏家给我发了几个《影》的宣传片,告诉我里面音乐采用的都是我的原声音乐,我马上跟制片方进行了确认,却被告之因为影片公映版里没有用我们团队的音乐,所以不能给团队署名——20位专业音乐家为一部影片拍摄所做的所有工作全部被抹平,就像没有一样,这让人完全不能接受!

我不能忘记赵家珍老师,为了影片中最最重要的“小艾都督”琴瑟斗片段贡献了长达7分钟,18轨的精彩演奏,有一条由于技法太过于艰难,正式录音的时候手上血都流出来了。就这么一遍遍的为我的音乐,为了这部戏最真实最精彩的呈现,在导演的要求下调整,录音再调整,再录音。要知道以赵家珍老师在古琴界的分量,她为吴宇森导演《赤壁》的精彩演奏至今为人称道。她如此敬业,配合我努力做到影片氛围所需的特殊的技法要求,还给了我很多专业的建议。

团队成员们如此勤勤恳恳,是为了呈现中国自己的民族乐器,呈现中国的水墨风格。用徐阳教授的话说:“我们愿意这么不计报酬地付出,就是为了让中国乐器发扬光大。”张伯瑜老师经常利用休息时间甚至自己的工作时间为我的各种问题提供宝贵的技术史学支持。团队的每个人,只要我的谱子一出就能排出时间进入排练,随时录音,混音……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些勤恳而专业的团队成员,就没有影片当中那些带乐器表演的重场戏!

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并出示了合同的情况下(合同中明确说明甲方一旦采用我们的音乐,包括该影片(含宣传片,花絮,片段等)就要为我及团队署名),电影纪录片《张艺谋和他的影》在片尾临时加入了团队的名单。出品方乐视也重新发布带有团队署名的宣传片,但乐视仍坚持不在公映片中为团队署名。

由于制片方声称“公映版里没有用我们的音乐所以不能署名”,以至于直到观看公映片之前,我们一直以为上映的配乐是和我们团队完全不同的音乐版本。

很可惜,这次我们又想错了。

9月30日晚影片上映当天我包场请朋友及团队观影,在看到“小艾弹瑟”和我的“小艾断手”音乐完全一样时,团队全员都愤怒了!我们震惊于整个影片配乐从旋律,和声,音乐风格和乐器的使用等等……与我们的版本极度相似甚至相同!仅仅是换了演奏员来演奏以我们作品打底的曲子,就可以冠冕堂皇地声称原创?这简直就是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赵家珍老师当晚就发布了微信,表达对整个事件的震惊和不满。

我们连夜尝试与制片方联系,第二天被告知需要和出品方确认,让我们等到10月8号乐视上班以后再联系。

可直到现在,11月15日,出品方乐视也没有和我们联系……

另一方面捞仔突然在10月17日网络发声,称电影中每一个音符都是自己写的。

我和捞仔相识20年,陈明在唱片“珍珠泪”里的打榜歌“她是谁”就是我作词曲,捞仔编曲。之后我们还在同一独立唱片公司公事,合作。后来出国也没有断了联系,捞仔结婚也到场祝贺,九月还在微信上聊天,并无隔阂。

捞仔在网络上的发声中提及他也经历过相同的事情,这说明在中国电影配乐不被重视到了何种地步!被侵犯作品著作权的事情其实每个人身上都发生过,即使从业者都默认这是“正常的”,类似乐视这样黑白颠倒的侵权事件发生的太多了,我也不例外。一直把“中国电影音乐应该更好一些”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教学如此,工作如此,第一次发生发生侵权我也想和其他同行一样把它当成‘正常’事件,不敢得罪出品方,怕从此以后被排挤,无法在行业内立足……但我是一名教师,身体力行,我自己都如此,我的学生们将来也要一样隐忍吗?让人寒心的事情一再发生,怎样做一个表率让更多的人了解出了问题该如何解决?

类似的事件还有:我的手碟作品在2016年被谭旋抄袭,抄袭者态度恶劣,到现在电视剧里,以及腾讯音乐都挂着谭旋作曲,至今没有下架!再三考虑下,我选择了法律这个公正的武器,案件历经两年,2016年8月开庭,于今年7月判我胜诉,谭旋抄袭,剽窃成立,责令撤掉电视剧中被抄袭音乐,及在法制报公开道歉。

在这件事里,从被抄袭至真相大白的两年当中,我在微博,微信朋友圈及任何媒体都没有发声。少数知情的朋友一再劝我要为自己正名,因为谭旋对我的抄袭造成了我的三部作品连续受了牵连,有的作品连署名都不给……我都忍下来了,一是没有时间再多做解释,二也是为了给我班上的学生们一个真实的例子,只要有公义,法律会保护我们的著作权。作曲人只能拿作品说话,我曾经的配乐作品如《北平无战事》、《锋刃》、《琅琊榜2之风起长林》、《天盛长歌》……都受到了从业界到公众的肯定,这就是我最大的收获了。

当时选择不对公众发声,也是这个小小的配乐圈子本来就很弱小,是人都会犯错,有错改之即可,不要互相内耗。然而,之所以选择现在不得不公开提及此事,是发现如果再不发声,反而会造成更多的误解,一些抄袭者毫无悔过之意,即使被判抄袭,照样当抄袭没有发生过!并假借“影”的配乐对我进行各种诋毁及人身攻击。

这次《影》的配乐事件当中,出品方乐视为何蓄意忽视、甚至抹杀我们的原创音乐团队?事情发生后团队成员们的愤怒我非常理解,也十分心痛!但,我当时跟团队成员说给我一些时间去和出品方联系,努力争取原创的权益。可是从9月30日深夜至今天,我们尝试以各种方式与对方进行接触和沟通,却得不到任何反馈!乐视对原创的践踏和侵噬、对正式合同的无视、甚至连 原创音乐人最最基本的署名权都被剥夺,这种对知识产权的作恶可见一斑,如此过分,如此无耻!

不要以为给电影界冠名一个从古到今、从国外到国内都闻所未闻的所谓“前期作曲”就可以随意践踏原创作曲人的著作权,就可以掩盖创作者的作品被堂而皇之拿走的事实,并以此为借口不给所有八个月中全程参与电影配乐录音/制作的20人团队署名,这引起了我们全体音乐人的公愤!

选择集体发声,缘于业内对原创音乐的不重视,缺乏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希望这次全团队音乐人的努力能为更多的音乐人,包括我们自己提供基本的知识产权保护,争取基本的权益。保护每个人的创作成果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第二波材料:

影片《影》配乐的抄袭之考证

注:本文由火眼晶晶提供,委托央音帮将本文发布至此。

影片《影》配乐的抄袭之考证

最近《影》爆出音乐创作是否“存在抄袭”的争议,《影》目前的官方作曲者在公共社交平台中指出“所有的音符都是他自己创作的”,本文将举三处实例来分析这位作曲者是如何“创作”的。被冠以“前期作曲”的董颖达及她的音乐团队正采取法律手段,保护应有的权利,以正视听。

(图片整理于网络)

作为原创音乐团队的“搬运工”——直接抄袭

“小艾弹瑟”是影片中的一处戏剧高潮,我们以赵家珍与董颖达在QQ音乐平台发布的《“琴瑟和鸣”-电影<影>现场配乐特别纪念版》专辑,与影片公映版的配乐来进行客观比较。

(图片截取于QQ音乐)

(图片截取于QQ音乐)

画面中小艾弹奏三国时期乐器“瑟”,乐曲分三大句,前后两句为散板节奏(自由节奏),中间为4秒的间奏。音乐起势强,推到高潮时,小艾拔刀欲断自己的手指,被影子拦下。董颖达团队音乐配画面如下(平台版本第二句的旋律间奏时间为16秒,播出版本剪为4秒):

影片中的表演与音乐配置:

两段音乐的音响数据比较波形图,蓝色为董颖达版,灰色为捞仔版(波形制作www.vmus.net)

从音乐的整体风格结构,以及音乐的“音值”(节奏、节拍、音型)、“音高”(调性与音高)、“音强”(力度)、“音色”(乐器自身与演奏的表达)四个基本要素出发,对同一剧情两版音乐创作间的相似度进行分析和比对。除了乐器音色、音量上的些许差异,董颖达版的音乐被非常精确地“点对点”侵权抄袭使用。

把“对”的音乐改成错的——公映版影片中音乐与画面不相符的事实错误

由古琴演奏家赵家珍教授、阮演奏家徐阳教授、音乐史学专家张伯瑜教授在内的多位中央音乐学院资深音乐表演、理论专家构成的音乐团队,对影片中所用的乐器,乐器器型,汉代宫廷乐队的配置,每件乐器的演奏方式,是否与影片所处年代与故事相符,是否与影片主人公的身份设定相符等等给予了多方位的考量和指导。这是一个严谨的,容不得一点虚假的学术研究,并把研究结果最终运用到了电影里。而公映版配乐缺乏对专业的尊重,缺乏基本的音乐常识,让小艾与境州的“琴瑟和鸣”戏漏洞百出。

小艾教境州弹琴时有一句台词:“你需要调弦了,你的弦是正调,需紧五弦”,此处的台词是由董颖达团队提供。看似无关紧要的剧情,实为男女二人初生情愫的重要情感戏。根据台词,小艾需帮境州调弦,虽然古琴调弦的原理对普通观众很陌生,但影片中的音乐完全没有配合到这句重要的台词。电影公映版调弦音乐却像没调过弦一样,而董颖达版的音乐与对白相吻合:

《影》的正片音乐显示出对古琴的一无所知。完全缺乏对古琴最基本调律的常识,为这场戏的基调埋下了错误的伏笔:

这让主公之前夸赞小艾的音乐才华变成了一个谎话!

身为“音乐专家”的小艾怎么会调错弦呢?让小艾精通乐律的人设崩塌!

接下来的音乐并没有调弦,让这出重要的音乐情感戏变成了一个笑话!

《影》的官方作曲者尝试把已经拍摄完成的音乐表演段落变成他的原创,结果却让人啼笑皆非。

对古曲的“拿来主义”——使用古曲不注明出处

如前所述,影的官方作曲声称“电影里只有我的音符”,而大将田战在与子虞见面密谋之后,在密室门口与境州交谈,古琴曲《忆故人》的主题,被电影完整引用长达“30秒”(乐谱中划红线的段落),而这段音乐并未收录在《影》官方作曲者发布的电影原声大碟中,也没有按行规出现在片尾的音乐信息中,有据为己有之嫌。

(前 40 秒为赵家珍老师弹奏的版本,后 40 秒为电影公映版的录音)

原谱来自吴景略与吴文光编著的《虞山吴氏琴谱》

(2001年第一版)

单就角色谈话这个片段而言,《影》的官方作曲者将《忆故人》的主题完整地呈示了长达30秒,还进行了各种变奏。长达8分钟的电影片尾音乐中也有《忆故人》的这段音乐,但片尾洋洋洒洒的名单中,并未显示有关《忆故人》的任何信息(无古曲名、无创作者名、无编订版本信息)。

古曲以“减字谱”流传至今,并未记录下准确的节奏模式。《忆故人》的减字谱文字,在不同的古琴流派中,将出现非常明显的节奏、速度偏差,这与古琴自由发挥的演奏方式有关系。随便搜索音乐平台的《忆故人》音乐版本,最快与最慢的版本相差了3分钟。

(图片截取于QQ音乐)

近现代不同流派古琴名家出版自己“打谱”(编订)的“二度创作”版本。但从两版音频比较可知,《影》选择的版本与赵家珍老师演奏依据的《虞山吴氏琴谱》编订版本基本一致,从音、节奏到速度都未曾有明显区别。

这种对如此著名的古曲、经典的名家编订版公然占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不知道会不会有版权纷争,但更不能称之为原创。

《忆故人》不论从影片片尾信息到官方的原声大碟中都没有出现,是有意遮掩吗?

综上所述,影片官方作曲者的说法与事实严重相违背,他声称的“全部都是自己的音符”,实际上涉嫌大量篇幅抄袭、借鉴原创音乐和古曲。其他不敢说,起码这些篇幅占影片所有音乐中相当大的比重。鉴于维权团队已经立案,相信会有更多的音、视频对比证据将会被公众所知,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

图片焦点

本文【中央音乐学院师生创作团队:我们拒绝做《影》的影子影片热点新闻-】由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http://www.qinminwang.com/jiaoyu/3151.html.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