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发现李纨的一次“渴望”,你怎么看?平儿热点新闻-

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文章导读:【蒋勋发现李纨的一次“渴望”,你怎么看?平儿热点新闻-】来源:闲扯名著 近日在读蒋勋的《微尘众——红楼梦小人物》,其中他谈到李纨的一次“性冲动”。 蒋勋说—— “从青春开始,她一直生活在冰一般的处...

来源:闲扯名著      

近日在读蒋勋的《微尘众——红楼梦小人物》,其中他谈到李纨的一次“性冲动”。

蒋勋说——

“从青春开始,她一直生活在冰一般的处境中,她年轻的肉体也已如冰一般寒冷。”

这一点,确实如此。

《红楼梦》有个细节大家想必都记得,薛姨妈有次委托周瑞家的给贾府几位年轻女子送宫花,当时是这样分派的——

“你家的三位姑娘每位两枝,下剩六枝送林姑娘两枝,那四枝给凤姐儿罢。”

看,因是寡妇,李纨虽年轻,但在人们心目中,她不该得宫花。

而这似乎是天经地义的,谁也不会觉得奇怪。

甚至,在书中,作者不忘将这一问题予以暗示,以让细心读者能感受到。

且看,在周瑞家的送宫花的过程中,书中这么一句话——

“(周瑞家的从迎春、探春、惜春住处出来后)便往凤姐处来。
穿过了夹道子, 从李纨后窗下越过西花墙,出西角门,进凤姐院中。”

这句话,看似无意,其实很有意味。

它在提醒读者,这后窗里住着一个虽然年轻、但与未出阁的小姐和虽已婚但丈夫健在的媳妇不同的女人,她是个不能享有宫花的寡妇!

而此后,分派入住大观园时,李纨自然而然进入“黄泥土墙、数楹茅屋”,曾引起贾政归农之意的稻香村。

但这些,不过是外在的概念化界定。

实际上,任何一个人,在青春年少时,“槁木死灰”只能是表象,身体和心思的异动,永远难免。

李纨自然也不意外。

蒋勋就发现了一个关于她的不同寻常的细节。

《红楼梦》第三十九回,宝玉、黛玉、宝钗、湘云、三春、李纨等吃螃蟹做菊花诗,平儿受凤姐指派,赶来“要几个拿了家去吃”。

李纨见了,便把平儿留住,“因拉他身旁坐下,端了一杯酒,送到他嘴边”。

此后,还出现这样一个情节——

李纨揽着他笑道:“可惜这么个好体面模样儿,命却平常,只落得屋里使唤。不知道的人,谁不拿你当做奶奶太太看?”
平儿一面和宝钗湘云等吃喝着,一面回头笑道:“ 奶奶,别这么摸的我怪痒痒的。”
李氏道:“嗳哟! 这硬的是什么?”
平儿道:“是钥匙。”

对这一情节,蒋勋写到——

“作者委婉地透露了 李纨的手在平儿身上的抚摸探索。
作者不是直接描写,而是通过被李纨‘揽’着的平儿忽然说了一句‘奶奶,别只摸的我怪痒的’,李纨这一天的放肆任性在这一句话里被看到了。
接下来李纨又说:‘嗳哟!这硬的是什么?’一句话让细心的读者心领神会, 李纨的手摸到平儿身上哪一处了?
平儿轻描淡写地回答:‘钥匙。’
钥匙一定是放在内衣贴身处的。
李纨的手如此深入摸索平儿的肉体,她如此渴望体温吗?
两个女性身体的亲密触觉写到如此动人,仿佛她们的身体都有钥匙打不开的门,紧紧闭着,门里的肉体都已荒芜成废墟了。”

其实,不用蒋勋提醒,读到“这硬的是什么”之语,估计许多读者心里会有异样触动。

因为这话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贾瑞曾干过的“硬帮帮就想顶入”。

对蒋勋的读红楼梦系列,大家看法并不一致,有些人视其为神品,有些人则不以为意。

个人觉得,蒋勋对《红楼梦》许多细节的发现和解读,还是很独到很有意思的。

譬如上面关于李纨的这段。

你觉得呢?

责任编辑:

美文旅游

本文【蒋勋发现李纨的一次“渴望”,你怎么看?平儿热点新闻-】由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http://www.qinminwang.com/renwen/2705.html.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