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残酷的阶层故事,都在这部真人秀里。12年后,城里的孩子们成了网红,

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文章导读:【中国最残酷的阶层故事,都在这部真人秀里。12年后,城里的孩子们成了网红,】来源:艺术新青年 如果有一天我的理想被风雨淋湿,你是否愿意回头扶我一把。如果有一天我无力前行,你是否愿意陪我一个温暖的午后…… 从2006年到...

来源:艺术新青年      

如果有一天我的理想被风雨淋湿,你是否愿意回头扶我一把。如果有一天我无力前行,你是否愿意陪我一个温暖的午后……

从2006年到2018年,《变形计》已经走过了15季,160多人参与了变形。城市少年到农村体验生活,农村孩子到城市开阔眼界,来自远山的呼唤曾多少次让我们泪流满面。

12年过去,王境泽成了《快乐大本营》的重磅嘉宾,但谁还记得和他交换的农村少年王永杰。

最新一期的《快乐大本营》,

为了举办2018马栏坞表情包大赛,

特意请来了“史上最重量级评审”。

一个是曾号称“绝不进娱乐圈”的发际线男孩小吴,

一个是曾怒吼“饿死也不吃东西”的叛逆少年王境泽,

二人在快乐大本营的合体,

网友笑称:只想问一句,脸疼吗?

走红之后“发际线男孩”小吴频频登陆各大综艺节目,不断更新自己的表情包库存,尽情享受着表情包给他人生带来的改变。

相比之下,小吴的“前辈”王境泽要比他轻松得多。一个“真香”表情包,已经足够让王境泽从2014年火到2018年。

2014年,17岁的王境泽初到农村,

对乡下环境极度不满的他,

冲着《变形计》的镜头吼出了他的愤怒:

“我王境泽就是饿死,死外边,

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你们一点东西。”

下一秒,他捧着一碗炒饭,

憨笑着说:“真香”!

王镜泽的“真香”,把“打脸”这个可能随时发生的行为,演绎得生动凌厉,网友们乐不可支,用这组表情包疯狂自嘲或者嘲人。

2014年吃下的那口炒饭,几乎成了王境泽人生的转折点。

连王境泽自己都说,“我100多万粉丝,但有200多万人知道我的故事,500多万人知道我的名字,1000多万人在用我的表情包。我还有什么不知足。”

今年3月份的时候,王境泽设置了他的置顶微博:四年前我不应该吃那口饭。

但很显然,没有《变形计》上的“那口饭”,也不会有王境泽的今天。

可是,12年前《变形计》的创办原因,并不是为了让王境泽“有饭吃”。

富家少爷和农家男孩的角色互换

2006年9月,《变形计》第一季第一集播出,沉迷网络的城市少年和藏区农村男孩互换生活,他们的蜕变让无数观众感动落泪。

首期节目刚播完,就接到了中宣部、公安部专门打来的表扬电话,湖南广电更是为节目颁发了2006年的一号宣传嘉奖令。

从小生活在长沙的网瘾少年魏程,离开大都市前往青海的一个贫穷小村子,给一个盲人爸爸当儿子。

青海的农村孩子高占喜,来到大都市湖南长沙,体验魏程久已厌倦的、但自己却一直梦想的城市生活。

一个是桀骜不驯的叛逆富家少爷,一个是少年老成的淳朴农家男孩。处在社会两个极端阶层的孩子,将当时社会的巨大贫富差距,真实地展现在了观众面前。

从未干过活的魏程在青海农村挑水

坐在魏爸的豪华轿车里,看着自己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城市街景,高占喜没有忍住自己的泪水。

初到青海山村,从大都市来的魏程需要吃粗面馒头、下地干农活、操持家务。农村生活的极度贫困,一次次刷新着魏程的认知。

农村爸妈为了满足他看黄河的心愿,拿出攒了好几年的积蓄交给他。好几年的积蓄,只有二十块钱,交到他手里却是一沓,最大的一张是五块钱。

看着那皱巴巴的一沓钱,正配着白开水吃馒头的魏程愣住了。

而这时的青海娃高占喜抵达了长沙,他第一次坐了飞机,第一次坐了汽车,第一次见到了高楼大厦。幻想了无数次的大城市出现在眼前,高占喜别过头用力地抹着眼泪。

下飞机之后,魏爸魏妈带他去买衣服、理发。坐在高级饭店里,新妈妈给他介绍每个菜的名字,一顿饭下来,高占喜掉了5次筷子。

新妈妈拿出200块钱,告诉他这是接下来一周的零花钱。两张崭新的红色大钞,是高占喜从来没见过的样子。

看着新妈妈递给他200块零花钱,这个农村来的孩子不知所措。

但是,7天的变形因为高占喜的回家提前宣告了结束。尽管城市的生活还没有体验完全,但得知父亲摔伤的消息后,他坚持提前结束回了家。

在村口的小土路上,两位主人公相见,高占喜用塑料袋拎着新爸妈送给他的篮球,魏程把自己攒钱给他们买的水瓢塞进了袋子里。

《变形计》第一季第一期《网变》,两位变形主人公的相见。

变形结束后,离开时受伤的高爸坚持送魏程一程,高妈连夜做了布鞋和鞋垫让他带走,面对他们,魏程忍不住跪下悔过落泪。

节目最后,魏程跪下悔过自新,和爸妈修复关系不再叛逆,高占喜也得到了城里爸妈的资助,距离实现改变命运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翻看12年前的博客,仍能找到许多人当时的有感而发。人们为农村少年的坚强不屈感到心疼,也为网瘾少年的浪子回头感动落泪。

第一季《变形计》给观众带来的巨大震撼,远超过了当年所有的电视节目。

《变形计》的“变形”记

第一期节目大获成功之后,编导们又尝试了很多种不同的变形,比如让一对父子互换角色、让厅级干部去当村长……但是收视率都不太好。

因此,到了第三季的时候,节目模式就固定成了一个城市孩子与一个农村孩子的交换人生。

从此之后,《变形计》开始“变形”了。

而越来越多的黑料,被抖了出来。

好多个参加变形的城市主人公爆料,为了让他们在镜头前更愤怒,导演曾多次威胁、恐吓他们。

《变形计》“史上最难变主人公”施宁杰,在接受GQ采访时讲道,在他拒绝给村爸洗头的任务之后,节目组人就一遍遍地对他说:“你不洗,这辈子就回不去了,你就在重山的包围当中等死吧”。

第七季变形主人公施宁杰,“意外”求得下井挖煤的打工机会。接受《GQ》的采访中他说,自己铲了四五下就没有力气了,不过因为节目素材已经足够,后来导演亲自上场,帮他把剩下的煤铲到了煤车里。

成名后的李宏毅也曾在直播中爆料,

在开始变形前所有人都要签一份协议,

节目组要求变形主人公想怎么闹就怎么闹,

即便是砸坏东西、踩坏庄稼也不用赔钱,

但如果不闹的话就会被罚钱,

和王境泽一起变形的高泽文,

也曾经在遭受王境泽无端殴打后对着镜头说:

“我要是还手,不就让你们得逞了吗?”

虽然参与者的爆料仅是一面之词,但是稍加分析几期节目,还是能发现一模一样的“套路”。

比如:进村之前检查行李的时候,总会爆发一场大冲突;

刘思琦拒绝上交化妆品之后和女导演僵持不下

变形开始的第一顿饭,

也必会在摔碗绝食之后逃跑;

变形主人公趁摄制组不备时逃跑下山

相处几天之后,

“难兄难弟”一定会大打出手;

陈新颖和张迪大打出手

出门打工赚钱,

总是能“顺利”找到一项体力活……

孙琦皓扛芭蕉赚钱给村爸买鞋

但这些多年未变的“套路”,却恰恰是构成《变形计》泪点的全部元素。

城市孩子的叛逆嚣张、桀骜不驯,与农村孩子的听话懂事、坚强不屈,所有的冲突碰撞都需要在为期7天或是1个月的交换里达到顶峰,又最终归于和解。

彼此的人生在短时间内就得到了升华,看似结局皆大欢喜,但节目之后他们的变化却不得不让人怀疑《变形计》成了《变星记》。

《变形计》,成了城里孩子的变星记

12年前,第一期节目里的网瘾少年魏程,离开青海后去当了空军地勤兵,退伍之后从别墅搬进出租屋,26岁和朋友一起创业开面馆,自己买菜自己送餐。他不再听命于父母安排的工作,夺回了自己生活的主动权。

从一个“做出种种虚度光阴、与人生相悖事情”的叛逆少年,到跌跌撞撞也要给客户把面送到的创业小伙,魏程的蜕变,是让人欣喜的。

图片来自网易新闻

但不是每一个城市少年都像魏程一样,变形之后继续过自己的普通生活。

2010年微博的出现,让这些城市主人公们走上了同一条路。

微博网友评论截图

因为“真香”表情包大火的王境泽,如今是坐拥189万微博粉丝的网络红人。

出席活动的时候,名字前边的抬头是特邀嘉宾,排队等他签名的队伍,从头走到尾需要1分18秒。把名字签在表情包上的人,他应该算是第一个。

图片来自微博@王境泽

最近签约了斗鱼直播,

首次坐进直播间,

王境泽捧了一碗饭吃。

与“丽姐”一起开始变形生活的陈新颖,因为那句“人变好了,但是却疯了”一夜爆红。他的微博粉丝比王境泽还要多20万,巅峰时期微博的转发数轻轻松松就可以过百万。

后来因为跟网红秀恩爱和打广告引发“人设”争议,删掉了之前的全部微博。现在偶尔发一些自拍,点赞量还是可以轻松破千。

在节目里声称自己“活到老整到老”的叛逆少女韩安冉,30天变形生活结束之后宣布不再整容,取出了下巴假体,与家人关系修复、和好如初。

但是,现在的她却没有遵守当年的“承诺”。微博最新发出的照片和三年前相比,不一样的地方好像不止一点儿。

图片来自微博@韩安冉

韩安冉在微博的介绍,没有像王境泽一样标明“变形计主人公”,而是干脆利落的四个字“时尚达人”,但她的粉丝数,比王境泽多出了整整138万。

《此间少年》那期里酷酷的北京女孩陈佩雯,录制完《变形计》还受邀参演了电影《谁的青春不叛逆》。

图片来自微博@变形计官方微博

但现在的她通过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蜕变史,

当起了美白产品的微商,

是有60万粉丝的时尚博主。

图片来自微博@陈佩雯

除了成为网红的,

还有一个真的进入娱乐圈的李宏毅。

2014年7月李宏毅参与录制的第九季《此间少年》,创造了开播8年来的最高收视成绩。

录制结束后一个月,李宏毅就正式进入了演艺圈,推出了个人单曲,还主演了多部电视剧。

李宏毅主演的网剧《恶魔少爷别吻我》,最中为李宏毅。

《变形计》第三任制片人谢涤葵,在文章《变形计——一份来自远山深处的力量》曾写道:

“各种追名逐利的思潮让社会亟须重建道德良知,独生子女娇生惯养、五谷不分、好逸恶劳、精神萎靡让家长们头痛不已,《变形计》是我们在偏远山区挖到的一剂良药,专门治疗让很多家长失去信心的城市独生子女病。”

专治城市独生子女病的良药,细细品味这句话之后,有网友说了一句:城市孩子因此收获了名气、粉丝和曝光度,继续着他们鲜衣怒马的人生,农村孩子却成了名副其实的药渣。

城里的孩子成了网红,

农村的孩子被遗忘在了农村

2006年,《变形计》第一期的农村主人公高占喜离开长沙之后,魏程的父母资助了他全部的学习费用,2011年他以当地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湖南师范大学的国防生。

他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那才是自己唯一的出路。

但不是所有的农村孩子,都能像高占喜一样幸运。

和施宁杰互换的王红林,受伤之后的她被节目组安排一个男同学来帮她洗脚,这个淳朴的农村女孩接受了他们的“好意”,可节目播出之后,《变形计》却给她贴上了一个“娇气”的标签。

“娇气”的女孩回到村里被指指点点,如今已14岁的她总是低着头,极度在意别人的看法。只有在谈到自己喜欢的TFBOYS的时候,眼里才会露出青春期孩子该有的明快。

图片来自GQ

和易虎臣互换的小黑,

已经因病离开了这个世界。

还有很多很多的农村孩子,

早已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之外,

没人再关心他们的现状。

平行世界,初心不在

奥威尔曾在《1984》里这样写道:

对一个孩子最残忍的事莫过于把他送到一所富家子弟的学校中去。

一个意识到贫穷的孩子由于虚荣而感到痛苦,是成人所不能想象的。

2011年《变形计》回归主人公招募海报

12年前李泓荔创办《变形计》的目的 ,是想要通过阶层的互换和流动,改善在巨大贫富差距下形成的阶层对立和分化。

然而《变形计》进行到第15季,导演给出的节目名称成了《平行世界》。看似浪漫的名称背后,是与初心一次次的背离。

平行的两个世界,永无交叉的可能。

节目走过12年,城市与乡村之间的关系,还是回到了起点。

2018年,

当催人泪下的片头再度响起,

《变形计》的初心还可以归来吗?

艺术新青年原创投稿:2696338952@qq.com

责任编辑:

汽车财经

本文【中国最残酷的阶层故事,都在这部真人秀里。12年后,城里的孩子们成了网红,】由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http://www.qinminwang.com/renwen/2934.html.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