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养马岛写生记——孙九龄山东艺术学院热点新闻-

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文章导读:【烟台养马岛写生记——孙九龄山东艺术学院热点新闻-】来源:清韵阁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碣石到底在哪里? 一盆浆糊! 今天,它就在我们脚下——养马岛 幸甚至哉,有诗为证: 东...

来源:清韵阁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碣石到底在哪里?

一盆浆糊!

今天,它就在我们脚下——养马岛

幸甚至哉,有诗为证:

东临碣石观沧海,风清云退少尘埃。画坛健儿慕始皇,凌波仙子入梦来!

公元前219年秋天,中国的始皇大帝御驾东征,经过烟台的芝罘以后,继续沿海东进,忽然看见海中有一座小岛,岛上水草丰美,骏马呈祥,秦始皇因此把这里御封为“皇宫养马岛”,并下令各地选马派员,进岛养马驯马,专供御用,养马岛由此得名

孙九龄,1971年出生于山东省宁津县,1995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获学士学位,在艺术学院期间师从闫平、王克举、毛岱宗等先生学习油画。同年任教于德州学院;

1997年在中央美术学院进修油画,后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研究生班,2012年又进入于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写意精神”油画创作课题班进行学习,现为中国徐悲鸿现代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北京油画学会会员。

孙九龄的“写意”更在于他笔笔见笔的“写”,他将内心的虔诚诉诸笔端,将“写”的笔法作为形的肌理与质感,构筑起画面充沛的内涵,更将“写”的兴味直接传达出来,在山川、田野、河流、树木、天空等形象的塑造中留下笔痕,让用笔成为造型的语言,见笔见痕、见笔见心,在绘画通往完成的过程中将自然变得更加充实丰盈,彰显出色调之雅,笔意之畅,孙九龄的“荷塘”系列,满幅是秋的风动与荷的疏影,呈现出“写”的笔意与“意”的隽永,这是“写意精神”所达到的境界。

名家点评: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范迪安评语:

孙九龄已经把走向自然当作一种精神的追求。走向自然缘于向往自然,走向自然又为着“道法自然”,在表现自然的物象之际为着追寻艺术表现的语言。他将物象具体的形态提炼为画面的结构与韵律,在看上去具象的造型中蕴含着对自然意境的重塑。

孙九龄的作品有来自每一处自然风景的实象,春之融怡、夏之蓊郁、秋之疎薄、冬之黯淡,以及万物自然生命的枯荣,在孙九龄的笔下呈现为色调的倾向,这种色调由高级的灰色混合而成,朴素而高雅,富有超越自然的美感与诗境的灵韵,或可称为精神性的色泽。他将物象具体的形态提炼为画面的结构与韵律,在看上去具象的造型中蕴含着对自然意境的重塑,富有诗意,而且是一种质朴的诗意。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副教授、著名油画家忻东旺评语:

风景画是画家处于静态的客观角度观看,山水画却是画家随形步移,入景生情的动态欣赏,因而中国画卷轴的形式是可以边展边读的,而风景画则必须是纵观全局地定位欣赏。看得出九龄是在风景画和山水画之间运筹拿捏,其心影腾挪闪跳在中西两种美学内涵之间。他似乎欲想填平这其间的沟壑,这也是多少中国油画家的冥冥心志。可喜的是九龄的画已有得意之处,最真切的感受就是画中跃动着让人不可静观处之的气氛,随着他以自然物象编织的“视觉网络”呼吸吐纳,情景相溶。

九龄的画没有逼真的自然诱引,也缺少物欲感的颜料挥洒。他的画恬淡而生涩,最初给人感官上可能并不很亲和,但看着看着就会被某种东西所吸引,那是什么?是宽厚的气象中透露出的机敏,是清心寡欲般的经营中潜伏着的激情。

他的画不一定好看,却耐看;他的画不一定很强烈,但很振荡。当然,我认为九龄的画目前还不能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可他这股劲头足以让人有信心等到火候。做人有钻营者,作画也不乏之。

九龄做人作画都不紧不慢,悠然自得,追求的是一种释然。他的行为举止是在法度之中,可他的意趣却在法度之外。他作为油画科班出身,画中却少有“油味儿”,他是王克举和闫平老师的嫡传学生,可却专注于另辟蹊径。这是一位艺术家良好的素质,甚或关系到品德。九龄很少解释自己的画,但不难看得出他有自己坚定的理念;我衷心祝贺他已取得的成绩,同时期望看到他更大的突破。

著名油画家闫平、王克举评语:

“九龄是我带过那一届学生中非常优秀的,他的画不是闭门造车,而是真正走到大自然中去体会、去感受、去学习,把走向自然当作一种追求,真诚地对待每一次写生,能有现在这样的成就我感到非常欣慰。 ”

九龄除了安排好自己工作室的事情之余,进行了大量的风景画写生创造,创作中他始终如一地坚持自己的追求,按即定的方式方法逐渐完善自己的表现,从不人云亦云。他在画面中强调线的构成与铺陈作用,以线为主附以淡彩,犹如中国的水墨皴法浅绛山水,在具体与细致淡雅之中体现丰富与韵致。他的作品不是那种唯美的暴力,而就像他的个性:内敛、单纯、感性、亲切、可触而别具意味。

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院长、山东美协副主席毛岱宗先生评语:

看到九龄的画,画貌再变:构图宏阔,机趣盎然,色彩约取,迥然不同于过去。可是,当你仔细看下来,属于九龄的那种味道似然还在。置此我似乎有点恍悟之感:一个画家争不来,挥不去的那种东西,才是他撑得住风格的东西。

近几年来,风景写生泛化,尤其写意的泛化和中西融合的泛化,导致了许多甜俗浮浅,粗制滥造的快餐主义作品的出现;也在西方的现代艺术语言借鉴中浮掠皮毛,不仅失掉意境,内容上造成扁平,而且在形式上也成为糖纸一样的诱眼秀。这一切都是失去对学理的探索所致。前面我们提到九龄的20年探索是对传统的逆向而追,我想这正是一种油画学理的追求。加上他早期开始的对中国传统经典学理的探究。这些都是撑起了他今天探索的空间,学理使他不随俗、不跟风,自始至终维系着他的创作格调。

纵观九龄二十年来的探索,已经慢慢形成他自己的创作风格。这种风格是生发于他的骨子里的,恰好他反复画的一个题材进一步佐证了此点。20年前他的毕业创作取材荷塘,近期他又画了荷塘的系列,这或许是一种偶然的获取或巧合,或许是他不甘心失败的执着探索,更或许这一题材成为他精神栖息地,与他永远割舍不断。无论如何,现在的创作和过去已不能同日而语了,虽然都是约取色彩仅用黑白,但作品的技巧、内涵及味品都显示出后者已佐证了画家臻于成熟。这前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其中有未变者:第一,中国传统艺术情节;第二,对自然的衷爱与真诚;第三,厚德若古的人文情怀等,不仅没有变并越来越明晰起来。这或许是支撑其风格的一些因素,并让他以后走的更远。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副社长、《中国油画》主编 著名油画家王琨评语:

作为中国画家,九龄的文化素养和知识结构是均衡的,他不仅研究西方油画和文化,更看重自己的文化传统,他不仅懂书法,真、草、隶、篆,还懂戏曲,生、旦、净、末、丑,都能说出个一二三,并能说出各流派之奥妙。话剧、电影、音乐,九龄都涉水很深,全面的修养,文化上的均衡使九龄的作品自有一番景象:既有西方油画色彩的微妙变化及油画材料的美感,又有东方笔墨的韵味及禅意,“荷塘”系列及一批风景已让我们看到了九龄取得的成果。

九龄的画不张扬,色彩不抢眼,用笔不奇特,但是耐看、能读,这与九龄的为人是一致的,九龄低调,没见他飞扬跋扈、指手画脚过,不论做人作艺,九龄一步一个脚印。只有登过高山的人才知道天的高,只有临过深溪的人才知道地的厚。九龄懂得艺途之难,尤其在中西文化的交融中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九龄在前行,九龄在思考,九龄在实践。九龄一定会越画越好,因为,坚实的文化根基和开阔的视野为他前行在保驾护航。

责任编辑:

探索游戏

本文【烟台养马岛写生记——孙九龄山东艺术学院热点新闻-】由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http://www.qinminwang.com/renwen/4827.html.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