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儿眼中的《SOCIAL PAPER》阅读热点新闻-

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文章导读:【文化人儿眼中的《SOCIAL PAPER》阅读热点新闻-】来源:上海新天地LIVE 上周,集结了众多社群故事与人物对话的《SOCIAL PAPER》杂志书创刊号在衡山 · 和集首发亮相。我们召集了一群最有洞见的媒体从业人...

来源:上海新天地LIVE      

上周,集结了众多社群故事与人物对话的《SOCIAL PAPER》杂志书创刊号在衡山 · 和集首发亮相。我们召集了一群最有洞见的媒体从业人士、设计力量和阅读爱好者们,带来了结合美食、阅读与社交为一体的完美互动,一同探讨这本为发掘社群价值而创立的杂志书。

对于这本杂志界的新生儿,

出版行业中的大咖们给予了这样的评价:

“它比我想象中的更成熟,带来了更多国际性的思考。它向我们沟通了这座城市的中心区域正在发生什么样的新的生活方式,以及社群的状态。”

令狐磊

《生活艺术家》《文化力评论》创意总监

“这本杂志既好玩又大胆,同时很新锐。我会思考人家跟它的接触是什么?会不会跟它拍照,会不会拍某一页,觉得这个很有启发。”

Nelson Ng

《Lost》《Brownie》期刊主编

“SOCIAL PAPER这本杂志的呈现,一切都是真实的,这不是一个真人秀,所有内容都是真实的。”

Hank Park

《SOCIAL PAPER》创意总监

他们中,有的是杂志出版的行业的领军人物,有的是亲身参与了SOCIAL PAPER的创作过程,见证了这样一本关注社群交集力量读物的诞生。我特别邀请到这三位嘉宾做客本期新私想,与他们畅聊关于杂志的独到见解,以及他们眼中的SOCIAL PAPER,为我们带来更多“硬货实料”。

令狐磊

令狐老师从事出版行业超过十五年,自称“杂志癖”。阅读和参与创作过多本知名刊物的他,表示杂志是一种观点的承载。对于作为杂志届的新生儿SOCIAL PAPER,他表示这本杂志在恰如其分的时刻出现,并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成熟度。

Q: 您认为“杂志”是怎样的一种物质形态?它在当代人的生活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令狐磊:杂志,我觉得是关于观点承载的、很有意思的产物。做杂志,首先最基础的单元是一个人,然后一般杂志你要有设计师、摄影师、编辑,就形成了一个小组,所以它是Team Work(团队协作)形式的工作。杂志跟现在线上的自媒体稍有不同,自媒体更多时候是反映个人意志的载体,我觉得做得最好的自媒体通常都是一个人。但杂志它会有不一样的状态,可能现在还有个人的杂志,但更多是团队的产物,杂志是一个团队精神的代表。

Q: 您自称“杂志癖”,从事杂志行业超过15年,可以聊聊和杂志的缘分吗?

令狐磊:因为我是学新闻的,杂志是新闻媒体其中一个品类,这个品类它可能更多是关于观点和生活方式。我正好又喜欢这两个领域的内容,喜欢看到有观点的表达,杂志是用大量优质的影像制作,和更友好的编排模式来呈现这些观点。

很多人看杂志可能更多看到的是内容,但其实杂志它可以带给你另外一个环境。这个环境它是一种包围感的阅读场所。所以我们也看到现在越来越多杂志,做的开本会更大。就像我们看电影要看IMAX,它可以把你包围进去。这是我觉得杂志媒体相对于手机端或者一些屏幕的不同状态,它会带来更沉浸的体验。当然它也可能要更多的东西配合,比如饮料跟咖啡,因为杂志是coffee table(咖啡桌文化)很重要的一个媒介。另外,它可能要跟音乐、跟更多人共同阅读,杂志让群体有一个结合点。

Q: 您觉得,杂志作为联结社群的重要载体,它在未来的发展方向会是怎样的?

令狐磊:首先,我觉得杂志肯定不会消亡,它可能会换别的形式而存在。尤其在现在线上线下一个模式的状态下,它应该还是对应着线上的这种媒体的状态,有一个另外的传播形式。这个传播形式,会往更有品位的追求的、或更有社群连接的功能性的方向发展。它是一个中间站的方式,它会继续在存在。

未来我相信杂志也会继续成为分享的平台。因为更多人会用杂志或者用纸媒这种方式来传递他们相互的尊重,或者相互的对群体的一个共同理解。就像我们当时会觉得黑胶唱片或者收音机会衰亡,其实都不会,它们是人类共同的本能性对资讯,或者对沟通方式本质性的存在要求。我们不会忘记油墨发出来的香味、纸张带来的触感,这些都是我们人类或者作为存在于当代社会的一个人的共同记忆,这种记忆是不断流传下来的。

令狐磊:它有结合。现在很多杂志是月刊形式,但也出现了很多双月刊或者半年刊,都是希望你有更漫长的阅读时间。当然杂志你随时拿起随时放下,它是一个非常轻松的形态,它不像书,有时候你会觉得书很沉重,比如《人类简史》你要从头看到尾,不可能跳着读。但是杂志你可以跳着读,它是一个非常轻松的生活状态下的读品。

我觉得杂志它肯定是跟时髦、跟当下会有更大的连接。当然它可持续一段时间也是可行的。很多时候你看到杂志的封面人物,会回想起一些故事,比如我们现在看张国荣或Bob Dylan,会联想到那个年代发生的事情,杂志便是一种勾起记忆和现在当下的很好的连接。反观书可能没有那么强烈地去提醒你这一点。

Q: 你认为新天地创办的这本SOCIAL PAPER,它和社群有着怎样的联系?如何通过杂志这样的载体,去再发现社群的价值?

令狐磊:新天地做了一件非常聪明的事情,它与这个时代有一个非常有态度的表达。

我们也知道新天地是上海的会客厅,你会把你熟悉或新认识的朋友都会带到新天地去进行你们的社交活动。这种活动我们都渴望是在social(社交)的状态下进行。我觉得新天地在恰如其分的时候推出了SOCIAL PAPER,它可以更好地连接商家和创作者,从中挖掘有意思的人和事,跟这本杂志发生一些关系。

SOCIAL PAPER也会为新天地未来线下的空间提供更多的支撑。我觉得未来社交活动,它必然会产生几个不同的面向:第一是, key person(关键人物)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另外是它的互动性和参与性更强。所以更多的有意思或者有参与感的人会加入进来,让这个社群网络变得更密集,更有意思,而不是线性的,点对点的这种交流。

所以我觉得它是一个更大的能量场,会激活更多的一个社群的点,这些点会形成一个庞大的网络。这个网络会支撑我们更有创作力,对这个城市的生活品质会有更大的一个拉动。这个网络会吸纳更多有品质的生活方式,对整个商业社会也会有很好的推动。

Q: 您认为这本SOCIAL PAPER的独特之处和亮点在哪里?

令狐磊:首先它比我想象中更成熟,我了解到,它的主创人员涵盖了多位海外背景的资深创作者,从理念和设计思路上都带来了更多国际性的思考。另外它的双语版本,也非常符合整个市场的定位,毕竟也是希望对不管是来到新天地的老外,还是来到上海的老外,向他们去沟通我们城市中心区域发生的一些生活方式的状态,人群的状态。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和他想表达的观点,都是我觉得很有意思的。另外,这本杂志里很多有意思的连接都做得很不错,比如一开始是那种close up(特写)的街景带出几个很重要的人物采访或写作,这些人是很多商业杂志都难以约稿和采访的。最后,还有一些连接非常巧妙,杂志的节奏和章节之间的关系也控制得很好。

Nelson Ng

独立出版人Nelson Ng,认为“定位”是独立刊物的一切。新天地将“社群联结”作为这本杂志的定位,他表示非常大胆又有趣。SOCIAL PAPER仿佛是浓缩了新天地这一片区的新鲜活力,将人与故事凝聚一堂。它的存在,会成为一个相聚点,吸引更多的社群活力注入,颇有启示。

Q: 如果让您给“杂志”做一个定义,您觉得它是怎样的一种物质形态?它在当代人的生活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Nelson: 我觉得杂志就是一个相聚点。有共同信仰或者共同价值观的人聚在一起,因为看到杂志的封面或者因为杂志的内容互相碰撞,通过交流交到朋友。

每次你读一本杂志,有点像有人在跟你说话。当你在杂志里读到十篇故事,十个人都在跟你讲同样的话题的时候,你就其实就感觉到有群体了。所以简单的定义,我觉得它就像一块magnet(磁铁),它会吸引喜欢这个东西的人聚在一起。

Q: 您从创办《Lost》开始做独立刊物,您是如何集结这群发烧友来一同做独立刊物的?

Nelson: 初衷很简单,就是我想做一本给自己的杂志,我自己要先喜欢这个东西,挺简单自私的一个理由。我做的过程中也问了身边的朋友,来分享他们的故事,所以在做的过程中也慢慢地找到了这些朋友,找到了这些群体。当这本刊物印出来后,大家自然而然会被这个东西所吸引。我其实也没有太多地考虑应该要怎么样,只是我在做我喜欢的东西而已,把它分享出来,大家因为我分享的东西,就是这本杂志,聚在一起。

Q: 相比于商业出版物,您觉得做独立刊物的乐趣在哪里?

Nelson: 商业不商业,也没有分得那么清楚。独立杂志的乐趣在于:我没有客户,我是自己的客户。或者我只要做我喜欢的就可以了。因为我以前也做广告的,所以如果做有客户的项目,你必须达到一些要求或什么的,但如果做自己的东西就会比较任性一点。

我觉得封面应该是怎样就怎样,我可能没办法解释它,但我知道就应该是这样子。做独立杂志有这种自由,但是反过来,它所有的风险都要自己来承担,如果因为这个决定使得杂志变得不好,也是要出版人自己来承担的,所以有好跟不好。

Q: 从某种角度来看,传统纸媒杂志的寒冬,反而催生了独立刊物的创作生机,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独立刊物是不是以一种更加Geek的形式吸引着一群群志同道合的人,创作者也好、阅读者也好。

Nelson: 我觉得有一部分是Geek的成分在里面,很多独立杂志可以专注于一个很奇怪的主题深入进去,因为可能很多独立杂志都是少量地印刷出来,所以他们可能商业考虑没有那么大,成本也没有那么大,可能卖掉了一两千本就够了,或者五百本也可以,他们可以更自由地去选一些很好玩的主题。

我很喜欢说独立杂志就像hashtag(双井号标签)一样。每一个本杂志就是一个双井号,有一个奇怪的主题,然后很简单粗暴把它做出来,我觉得这是独立出版的好。至于为何在很多传统出版倒闭的时期会有这种独立出版出现,我觉得不是出版在倒闭,而是模式在改变。有可能杂志会开始变成不是一个快速品,而是一个比较慢的东西。以前的杂志是你读完就丢掉了,但可能因为有了手机不需要杂志去做这个功能了,而是杂志变成你买来收藏的东西。它应该是你愿意收藏的信息或者一种情感,跟新闻不同,所以很多以新闻为主的刊物可能慢慢会消失掉,因为网络或手机已经取代新闻媒体了。

独立刊物的定位是一切,它的定位就决定它发出的声音是什么。你如果只是转发一个新闻,很单一的内容,那就没必要存在。

Q: 你认为新天地创办的这本SOCIAL PAPER,它和社群有着怎样的联系?如何通过杂志这样的载体,去再发现社群的价值?

Nelson: 我来上海也有九年了,新天地是其中一个我刚来上海就立刻去的地方。一直对新天地的概念是一个地方,但是我觉得有了这本杂志之后,大家可能会对新天地的认识会有所改变。除了这个地方本身,大家能看到去这个地方的人群,而且会思考他们为什么不一样?他们的追求跟价值观是什么?

我觉得SOCIAL PAPER可能会很成功地去把这些东西体现出来,让人能看得到、读得到这些东西。另一个好处,我认为它也能让很多不在上海的人知道这个具有活力的社区。很多人来不了上海,但可能因为这个刊物,在成都读到它的时候,就会想要去要认识一下,所以我觉得这是杂志能提供的很好的一个平台、一个用途,这很重要。

Q: 拿到这本SOCIAL PAPER,会带给你怎样的思考?

Nelson: 商业社区为何会要做一本杂志,这是我第一个思考的问题。这个思考的过程也还蛮有趣的,我会因为这些事情觉得很好奇。另外我会想到,那其他商场或者商业社区会不会也开始做这件事。

新天地做的这本杂志既好玩又大胆,同时也很新锐。我觉得很好,我不确定这本杂志能给社群带来如何的改变,但我觉得它能做出来就是个很好的事情。首先得有了它的存在,我们才能看到更多有趣的互动。人群跟它的接触是什么?会不会跟它拍照,会不会拍某一页,觉得这个很有启发。我认为做杂志好玩的地方就是你把东西放在世界里,然后人怎么跟这个物品互动,是你原来想象不到的。

Hank Park

Hank Park曾与多个品牌进行合作,他的设计,强调内容的真实。这次与新天地结缘,参与策划并制作了SOCIAL PAPER,为其注入了更多真实的、可读性的能量。

Q: 请您分享您的设计主张。

Hank: 我设计的过程当中非常注重“内容”。说实话,在2018年你要在网上吸引眼球,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并且网上已经有非常多非常棒的设计。但我个人的主张是要着重于现实,关注新闻,我希望我设计的东西是真实的,不是假的。就像现在有很多假货,人们也会去整形,这种呈现出来的所谓“美”是不真实的,我更重于我的作品所传递的内容和洞见。

Q: 您认为,针对不同的社群,可以通过怎样的形式将它们联结起来?

Hank: 最重要的就是我们要走出门去社交,去认识新的朋友,去交往。

Q: 是什么样的契机促成了您和新天地关于SOCIAL PAPER这本杂志书的合作?

Hank: 其实这背后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我为一个韩国品牌MondayEdition进行了一些视觉设计的工作。这个品牌和新天地有非常紧密的联系,所以他们就介绍我与新天地进行合作。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新天地在保留社区原有建筑风貌的基础上对零售空间进行的思考和探索,在韩国一直被视为一个模范、一个典范。而新天地所属的瑞安房地产也是亚洲最棒的地产公司之一,我一直想为新天地工作。那么现在有了这个机会,我感到非常荣幸。

Q: 作为SOCIAL PAPER的创意总监,请向读者们介绍一下你在创作时的整体概念。

Hank: 创作的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怎样把现在的手机族、数字一代吸引到纸媒这边来,让他们去阅读这本杂志。我不是说数字媒体和数字设备就是不好的,只是说我们要在纸媒和数字设备当中找到一个平衡。就像我们要把数字相机,把胶片相机结合起来使用,把这种新派和老派的东西都结合起来,那么在SOCIAL PAPER中我们就做到了这一点。

Q: 你认为新天地创办的这本SOCIAL PAPER,它和社群有着怎样的联系?如何通过杂志这样的载体,去再发现社群的价值?

Hank: 首先抛开这些社群和社交的内容不谈,一本杂志最重要的就是质量和有趣的内容。如果它的设计不够好,内容不够新,那么读者也不会去主动阅读这本书的,所以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先让人们对这本杂志感兴趣,真正地去阅读,阅读之后他们自然而然地就会理解其中的内容。

Q: 您参与创作的SOCIAL PAPER中,最令你引以为豪的部分是什么?

Hank: 其中有一个板块叫“一度人脉”是我最引以为豪的。在这个板块当中,我们邀请到了一些普通人为他们进行大片拍摄,这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他们没有受过专业的拍摄训练,在自然光下面拍摄可能非常难为他们。但是就像我之前所说,我希望一切都是真实的,没有虚构的东西,他们都同意我们不进行任何的后期美化,就在这种自然光,自然的条件下展现他们的相片。这一部分,也真正展现了SOCIAL PAPER这本杂志的理念,也就是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且这不是一个真人秀,所有内容都是真实的。

“一度人脉”栏目

*以上嘉宾会谈内容,根据受访者口述基础上

笔者经过一定的修订编辑

聆听完大咖们的分享,你是否也想一睹为快?立即前往衡山·和集书店免费领取SOCIAL PAPER by XINTIANDI ISSUE NO.01,通过纸墨香气与我们一同寻回社交的本真,也欢迎大家与我们分享你对SOCIAL PAPER的解读与感悟。

SOCIAL PAPER免费赠阅活动正在进行中

只需留言写出你对新天地的印象

或者你对这本杂志有着怎样的期许即可获得它

Hey,我们为社群做了一本杂志书,给你!

责任编辑:

快讯图片

本文【文化人儿眼中的《SOCIAL PAPER》阅读热点新闻-】由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亲民网_亲近民生网罗天下事!,http://www.qinminwang.com/renwen/7984.html.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